哪来的钱乱港分子鬼祟入住高档酒店还欠立法会93万

哪来的钱?乱港分子深夜鬼祟入住高档酒店 还欠着立法会93万

海外网10月19日电 去星级酒店鬼祟“开房”,似乎成了乱港分子的日常。据香港《文汇报》19日爆料,继乱港头目黄之锋携女子深夜入住高档酒店,又一乱港分子、前“香港民族阵线”发言人梁颂恒日前现身九龙站五星级W酒店。面临破产的梁颂恒拖欠着立法会93万港元(约合80万元人民币),被网友嘲讽“有钱开房,无钱还债”。

经过40多分钟抢救,胡宗杰“心音无恢复,无自主呼吸,双侧瞳孔散大固定,心电停止”,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还是选择跟着救护车跑过去。车在前面拐弯,胡学峰直穿过绿地,看到一个穿着灰色外套的学生仰面躺在地上,书包还背着,被压在身下。他觉得脑袋嗡嗡响,“是我的孩子”。

一位参与抢救的医生介绍,根据胡宗杰的诊断报告和医学影像,他的身上有11处部位受影响,其中最致命的是右侧八根肋骨骨折,刺穿肺部,导致“双肺萎陷”,呼吸困难,心脏疑似破裂。受伤部位集中在胸腹、盆骨,但是双脚、双腿未受伤,头部也无较大的冲击伤。

在17:06之前,朱翠梅并未感到这一天与平时有何不同。

那天下午两点多,胡宗杰挂上钥匙,向朱翠梅道了声“妈妈,拜拜”,关上门上学去了。

兄弟俩相差六岁,胡宗希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弟弟恰好相反,在其他同学回忆的作文里,对胡宗杰的描述,“性格开朗”“活泼”是高频词。

朱翠梅接到班主任贾志明的电话后,开车赶往学校,听说救护车已把孩子接到医院,又迅速折回。一看到躺在抢救室的胡宗杰,她瞬间“崩了”,嚎啕大哭。

2019年10月23日是星期三,胡宗杰中午放学后回家,朱翠梅在班级微信群内向语文老师例行报告了他的读书情况,“刘老师您好!胡宗杰中午读了《海底两万里》半小时。”

朱翠梅马上致电丈夫,此时,胡学峰正骑着自行车在下班路上,打算顺路接儿子回家。

她和丈夫分别在医院和政府部门上班,家里两个孩子,大儿子在高中寄宿,每两周回家一次;小儿子胡宗杰走读,从家步行10多分钟就能到学校。他们认为自家像大多数工薪家庭一样,“生活简单,知足”。

朱翠梅再也没有回到原来的家,而是在大儿子胡宗希(化名)的学校附近租房住。即使有事路过,她也要绕开老房子。

目前,大连尚有26例住院病例,正在实施医学观察的本地无症状感染者3例。(完)

(责编:李依环、熊旭)

身为一名有20多年行医经验的医生,朱翠梅对胡宗杰的死状和伤情感到不解。

“希望我下辈子做一个好学生。”这句话,写在胡宗杰数学课本的扉页。

事件发生后,不幸的消息在这座城区常住人口不足百万的地级市飞速扩散。当天,胡宗希在学校听说“实验小学有人坠楼”。过了几天,父母告诉他坠楼的是弟弟。他一度觉得在梦里。

他表示,胡宗杰确实是因为数学成绩不好,“担心回家被妈妈骂”而产生过激行为。

他的父亲胡学峰被校方口头告知“胡宗杰自行坠楼”。一年来,胡学峰和妻子朱翠梅一直在试图获取书面调查结论,找到儿子死亡的原因。

港媒援引爆料人的话称,当时,一个身穿蓝色西装的男子在酒店入口抽烟等候,过了一会儿,身穿白色短袖T恤、深色短裤的梁颂恒与另一个男子抵达,三个人会合之后,鬼祟张望,好像很怕被人看到。之后,手持房卡的西装男子领着梁颂恒进入酒店电梯。据称,当晚梁颂恒一伙有20几人聚会,当中包括涉嫌触犯香港国安法被捕的乱港分子、前“学民思潮”成员李宗泽。

朔州市教育局在事发当天公布的对外通报中,称胡宗杰“坠楼,经抢救无效死亡”;朔州市实验小学后来的一份加盖公章的文件中,亦称胡宗杰“坠亡”。

午饭后,胡宗杰在字帖上练字。这是他在作文本上写下的“新学期新计划”的一部分:“改掉写字和坐姿问题。”他觉得自己的字“一个字牛头大,一个字小鸡爪”,写完字帖拿给爸爸看后,到卧室看书、午睡。

梁颂恒于2016年被指其议员宣誓无效,2016年11月2日他伙同政党另一位前议员游蕙桢及3名前助理冲击香港立法会会议室,因而被控参与非法集结罪。梁颂恒后来拖欠香港立法会薪津及诉讼费,赖账不还,金额高达93万港元(约合80万元人民币)。立法会行管会已向高等法院申请,要求法庭向他颁布破产令,聆讯将于在12月2日开始。

家人想不通,“好端端的人,怎么(下午)两点半去上学,5点就没了”。胡宗杰的死因成了他们的心结,“坠楼总要有个原因吧?”

人们担心一个年轻人因此而前途尽毁,不仅是同情心,也是同理心的体现。宽宥犯错误年轻人的方式有很多,前提是犯错者能够真正认识到自身错误,并且吸取教训改过自新。无此前提,宽容很有可能成为纵容,并由此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法律的作用之一,就是通过强制力来矫正偏离法律轨道的不法行为,这同样是拯救一个年轻人的方式。更何况,法律并非完全不讲情理。若大学生偷外卖最终正式定性为刑事案件,检察机关是有权视犯罪情节和危害情况,决定是否提起公诉的,也就是所谓的有罪不诉。事实上,比此作案者还穷的大学生在社会中并不少见,此案嫌疑人起码还在南京市区租住房屋。相比之下,那些送外卖的骑手中,恐怕也有家庭状况比他更差的吧,也难免会有骑手正在用送外卖的收入支持自己的兄弟姐妹读大学。这些事实,都说明贫穷不是偷窃的理由。

也正如警方最新通报所示,作案者的动机是一种对微小事情的主观报复。由此更应该从中吸取法律教育方面的教训。从此次大学生偷外卖行为,以及近年来大学生涉及各类案件来看,个别大学生的道德意识和法律意识与其教育程度极不相当。提升道德意识和法律意识,是大学教育必须强化的方面。(陈城)

今年10月22日,赵志杰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说,公安机关曾转交给学校4页纸的调查报告,“详细的情况不便告诉胡宗杰家长,担心他们无法承受,此外,报告上涉及其他学生的询问记录,担心家长看到去找当事人,带来次生伤害。”

胡学峰抬头看了看,四楼教室的窗户敞开,他头一次感到“四层楼原来那么高”。

“二亲……”胡学峰喊。“二亲”是当地大人对自家孩子的昵称。孩子没有反应。

作为一名成年人,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本科毕业生,该作案者理应早已形成公民的基本价值观。偷外卖,既于法不容,也有违价值观约束。当然,透过舆论,可以看到生活在相对较好状态下的人们对此于心不安,对作案者抱以同情,但这并不能说明人们丧失了道德是非。

“我不让公布,公布出来对大家都不好。”朔州市教育局局长刘贵龙在与家属沟通时表示。他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解释,这主要也是出于保护受害者家属、避免当时在场学生出现二次受害的考虑。

《文汇报》上网查询发现,W酒店的海景非凡套房,租一晚要5000多港元,梁颂恒能否消费得起令人怀疑。港媒评论称,面临破产的梁颂恒,居然可以去香港数一数二的高档酒店“风流快活”,还有“手下”招呼带路,生活可真是“多姿多彩”。网友也纷纷嘲讽道:有钱开房,无钱还债,这就是他们的真面目。(海外网 张琪)

救护车也到了,医生和护士紧急处理后把胡宗杰抬上车。胡学峰跟着上去,大喊着“胡宗杰”。胡宗杰一个字也没应答,只是眼神往父亲的脸上聚了一下,又回到麻木的状态。

家属对“自行坠亡”抱有怀疑。朔州市实验小学校长赵志杰曾于事发3天后口头告知他们,“孩子是因为数学考试成绩差,自行坠亡的”。

胡宗杰被送往朔州市第三人民医院。这也是朱翠梅工作20多年的地方,胡宗杰经常来玩,许多医生、护士都认识他。

夫妇俩认为,相关部门应该把调查情况告知他们,对“突然没了的孩子”只给一个“自行坠亡”的口头通知,无法令他们信服,“无论是自行坠亡、意外跌落或是别人推下,不可能一点征兆也没有”。

朱翠梅是医生,那天下夜班在家休息。午饭时吃了油饼,朱翠梅记得,胡宗杰说“想吃昨天的焖面”,她表示“晚上热了再吃”。

朔州市公安局称,相关情况已通报给市教育局和校方,不再告知家长。教育局和学校则表示“担心家长知道后承受不了”,另外出于“保护学校其他未成年人”的需要,不再公布。事后,学校补偿给这个家庭100余万元(含垫付保险费用)。

在后来回忆他的作文里,一位同学写道,“他的语文非常棒,知识渊博,语文老师还得让他三分,我得让他八分。”

“朱大夫家的孩子,特别活泼的一个小孩。”一位参与抢救的医生回忆,当时正值交接班,许多医生、护士都在单位,参与了抢救。

接到妻子的电话,胡学峰猛踩脚蹬子冲向学校。在校门口,他看到一辆救护车正在放学的学生中间往里挤,他把自行车朝路边一扔,跟着往里跑。一位接学生的家长说了一句“有个孩子从四楼掉下来了”,胡学峰听到后心里咯噔了一下,“会不会是我孩子?”

无症状感染者史某,女;入院后,经系统检查和医学观察,连续两次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经联合专家组会诊,于17日出院。出院后将继续进行医学观察和健康状况监测。

无论如何,社会道德的指向应该与社会基本是非观念相吻合。毫无疑问,大学生偷外卖的行为,是违法行为,这是不能含糊的,也没有任何借口可以为这种行为开脱。虽然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盗窃犯罪的金额认定标准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但根据最高法、最高检2013年公布的《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二年内盗窃三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多次盗窃”。司法解释对于既遂三次以上的盗窃并无价值认定要求,根据警方的结论,该作案者既遂的偷外卖行为已达10多次,显然符合多次盗窃的判定。

事实已然完全反转,不过公众看待此次事件的态度仍然值得深思。复习考研、知名大学生、姐姐辍学、偷外卖,在几个关键词的勾勒下,基于人类天然的同情心理,一个家境贫困但又努力求学,甚至为了果腹而不得不去偷外卖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只因这些,网友讨论中,已然有不少观点偏向于作案者,甚至有网友觉得外卖价值较低,累计数额不构成犯罪。更有人将“一个人为钱犯罪,这个人有罪;一个人为面包犯罪,这个社会有罪”的言论,作为应该在此事上宽容善待此作案者的逻辑基础。

当天17时06分,他们的生活开始震荡。朱翠梅接到班主任贾志明的电话,“胡宗杰从楼上滚下来了”。

在那处老房子里,胡宗杰的书桌上摆着两瓶打开的可乐、插着吸管的果汁。这是他哥哥带来的。胡宗希每隔两周从学校回家,会带上弟弟爱喝的饮料,到卧室坐一会儿。

他发现救护车开往操场方向,感觉更糟了:如果是胡宗杰从楼梯上滚下,救护车应该往教学楼前面去,为什么去楼后呢……也可能救护车有别的事吧?

胡学峰在大约一年后才见到它。2020年10月20日,他到朔州市朔城区公安分局领取儿子的书包等遗物,一位办案民警在交接物品时说,如果家长不认可,可以申请笔迹鉴定。“不管你们认可不认可,这个我们已作为证据采纳”。

“因为数学考试成绩差”“被妈妈骂”,胡学峰和朱翠梅对此无法接受。他们说,“六年级数学课任课老师换成了班主任贾志明,这才刚上两个月的课”,无从得知这次考试指的是哪次。

“‘自杀’这个词不好听,一般这种情况称‘自行坠亡’。”朔州教育系统一位要求匿名的内部人士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这基本上认定胡宗杰是“跳楼自杀”。

找到胡宗杰的死因,是胡学峰夫妇过去这一年最重要的事。他们仿佛陷在了儿子坠亡那一天,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种种细节。

这一年,胡学峰的两鬓和朱翠梅的头上都添了一层白发。他们一个47岁,一个48岁。有一次,一个邻居见到朱翠梅说,“你看你都啥样了?”朱翠梅佝偻着背,面色阴暗,头发白得显眼。

胡宗杰喜欢读书,他的小卧室还保持着原样,枕边是《月亮和六便士》《恰同学少年》《明朝那些事儿》等图书。

7月20日傍晚,南京警方公布了最新案情进展。作案者已于2018年毕业,目前在南京某公司工作,有固定收入,家中3个姐姐均有收入来源,作案动机为其购买的外卖餐食被拿走,遂产生报复和占便宜的心理。

这句话让胡学峰蒙了,此前他们从未听到、见到过胡宗杰表达类似的话。他和朱翠梅想知道胡宗杰在最后的数学课上遇到了什么。

胡学峰翻出胡宗杰在上一个学期的期末考试数学试卷,成绩是85.5分。他卧室墙上的奖状中,一张是2017年6月1日加盖朔州实验小学公章的“‘数学大王’称号”奖状。他们认为,尽管这不代表胡宗杰数学成绩好,但也能说明他数学成绩不是很差。即使如校长所说考试成绩差,胡宗杰的心理也没有那么脆弱。朱翠梅说,他们对两个孩子的学习并没有施加压力,“开心就好,只是上小学,为啥要给孩子压力?”

zulmee.com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