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安全的铁路“眼科医生”

新时代·铁路榜样 | 守望安全的铁路“眼科医生”

6月22日,有着云南“黄金旱码头”之称的昆明东站车流滚滚,每天1.2万辆车在这里解编、编组和通过。灵敏可靠的信号设备就像火车的“眼睛”,指挥着列车有序、高效、安全运行。

1997年9月,凭借扎实的理论功底和过硬的技术本领,陈建发加入了南昆铁路开通运营前最后阶段的施工,并成为昆南信号工区道岔组的一名成员。

迎难而上,崭露技术锋芒

凭着对技术的执着和钻研

展览分为“早期曾国通南北”“春秋曾国抗楚锋”“战国曾国融入楚”三个单元,主要展示早期曾国叶家山墓地出土的珍贵文物。其中,包括中国迄今为止数量最多的西周早期成套编钟,由9件升鼎、8件方座簋组成的九鼎八簋,其是曾国当时最重要的祭器。

不久,机遇和挑战同时到来,滇越铁路进行信号设备大修,要将老式的手操信号机全部换成色灯信号机。陈建发摩拳擦掌,干劲十足。

筑巢引凤,培养优秀人才

就这样,陈建发边学边干、边干边学。在米轨铁路上工作的4个春秋里,陈建发翻破了7本专业书,记下了10余本学习笔记。渐渐地,他也从一个青涩的“小学徒”成长为工区的“技术把式”。“发仔也能独当一面咯!”工区的老师傅都忍不住感慨。

工作室需要新鲜血液,也应该为现场提供更多解决问题的办法。

2001年3月,昆明局集团公司电务部门实施改革,全员竞争上岗。陈建发凭借良好的成绩,成功调入技术密集、设备种类繁多的驼峰信号车间。而工作调动的喜悦还没品尝完,人生中第一次“滑铁卢”悄然而至。

本次展览精选历代曾侯墓出土的130余件青铜器,包括国内至今发现最早的成套双音编钟、西周墓地中首次发现的纯度达到98%的铜锭,以及大量弥补史籍空白的带铭青铜器等,一些出土于山西晋国时期的文物,也在展览中对比展出。

为了便于对标准的理解和记忆,陈建发还组织人员利用动漫、图解、视频等方式,制作了车载设备出入库检测一次作业标准和图解、室外3项设备集中修作业标准视频等12项设备标准化检修流程,在便于职工理解掌握的基础上,进一步将技师们的长期工作经验总结固化为标准,从根源上解决现场因标准不一导致的漏检漏修、引起电务故障频发等问题。

他走出了一条令人敬佩的奋发之路

他逐步成为了技艺精湛的

那时,除掌握米轨相关的业务知识外,陈建发还经常一个人捧起连自己师傅都看不太懂的《6502电气集中原理》等书籍。夜晚,他在灯下艰难地“啃”书,经常被当地人称为“小黑虫”的蚊子把胳膊叮成“菠萝皮”,但依然顽强地坚持着。

铁路“眼科医生”、全国技术能手

陈建发深知荣誉背后承载着更多的责任。他将作业标准化作为突破口,深入现场开展调研,经过一年多的反复推敲,废止不便执行的标准18个60余项,新编驼峰设备维护标准25个、器材检修标准8个,补编了读书铺、威舍驼峰部分设备维护标准,完善了在用驼峰设备和新设备器材的作业指导书43个,形成模块化教学信号课件122个。这些成果在现场全面推广后,受到职工的广泛好评。

当前,他的多项技术革新已被全段推广使用,而他也正努力从攀登者转型为领路人,带领大家向着破解制约电务设备运用质量、安全生产难题的新高峰奋力攀登。

在闪闪发亮的信号灯后,有一群默默奉献的信号人。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有限公司昆明电务段驼峰信号车间下行制动化工区信号工陈建发,就是这样一名信号工。他像眼科医生一样,守护着火车的“眼睛”。

此次展览是曾国文物首次来访晋地,展览展期自9月18日至11月29日,为期2个多月。(完)

同时,他还牵头制作S700K移动心轨M32螺栓拆装工具、圆盘式阀门专用扳手等专用工具,开展技术攻关49项,解决了现场作业中特殊设备检修难的问题。

一对一服务!铁路让这个神秘的石山王国走出大山!

善学善做,夯实业务基础

1993年7月,20岁的陈建发从重庆铁路运输技工学校毕业后,独自背着一席行囊,来到了当年号称“两座青山一条河,两根钢轨几张脸”的滇越铁路米轨小站腊哈地站,成了一名铁路信号工。

1973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有限公司昆明电务段高级技师,“陈建发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带头人,先后获得全路技术能手、全国技术能手、全国铁路优秀共产党员标兵等多项荣誉,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与山西新发现的倗国和霸国一样,在湖北发现的曾国也是一个史籍失载的西周封国。随着曾国带铭青铜器的不断发现,尤其是1978年曾侯乙墓和近年来叶家山、郭家庙等墓地的发现,不断丰富了考古界对曾国的认知。

那时,腊哈地站还在使用手扳道岔和古老的臂板信号机,加上生活、工作环境比较艰苦,理想和现实的落差让一心展翅远飞的陈建发有些失落。但他也明白,只有勤学苦练、掌握技能,才能脱颖而出,走向自己想要的未来。

在新设备、新技术、全新工作环境的考验下,陈建发连续3次没有成功处理驼峰设备故障,随后就接到了停止值班的通知。他失落极了。

抱定“业必精,难必克”的工作信念

在陈建发的影响和带动下,该段曲靖、读书铺、红果等其他信号车间纷纷效仿,自己动手搭建实训练功平台供职工开展业务培训、岗位练兵,从此职工的技能水平得到大幅提高。

出土于文峰塔18号墓的兽形座熏灯由兽底座、灯盏、香薰罩三部分组成,在众多展品中非常出彩,也是本次展览宣传海报的主角。此外还有出土于山西省曲沃县曲村墓地的南公簋鼎,这与曾国发现的南公簋可以进一步表明晋国与曾国的关系。

2008年,陈建发取得了全局集团公司电务系统技术比赛第一名和第二届全国铁道行业职业技能大赛信号工决赛全路第15名的好成绩。

在他的带领下,工作室就这样通过导师带徒、支边教学等方式,培养出高级技师14人、技师66人、高级工146人,为电务技能人才的后续培养奠定了坚实基础。

2010年12月,第一台“道岔、轨道电路模拟架”一经投用,立即收到了车间职工的好评。“在模拟实验架上练习实际操作不受时间限制,对我们技术提升作用太大了。”新入职的张雪姣对陈建发既敬佩又感激。

山西青铜博物馆馆长梁育军介绍,曾国与晋国同属姬姓封国,都在西周早期成王初年受封。考古发现显示,曾国与晋国早有往来。山西曲村墓地西周早期6081号墓出土两件“南宫姬”鼎,从形制到铭文,都显示了早在西周早期两国已有密切交往。著名的曾侯乙编钟铭文中也有关于晋国乐律名称的记载。

“上不了道,可以自己搭个实训平台啊!”陈建发灵光一闪,决定自建“仿真教室”。那段时间,他成了“破烂王”,到处翻找废旧的继电器、变压器、空气开关等信号器材,通过翻新改进,严格按照现场设备原理进行配线组装,在2年多的时间里经过10多次精心调整改进,成功设计制作出具备驼峰道岔控制电路和轨道电路的模拟实验架。

从“技术把式”变成“帮扶对象”,这样的落差是陈建发不能接受的:“这么多年的学习实践,本以为自己已经很不错了,但现在看来还远远不够。”他开始调整心态,重回起跑线,不懂就学,不会就练。捧着新设备的技术图纸,他废寝忘食地钻研。一年后,陈建发再次跻身驼峰信号车间技术骨干行列。

不停地攀登和钻研让陈建发越走越远。2012年4月,以陈建发名字命名的技能大师工作室落户昆明局集团公司,成了云南省首批三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之一。

从米轨到准轨,从非电气化铁路到电气化铁路,凭借勤奋好学和实战演练,陈建发迅速成长起来。

陈建发一路披荆斩棘、乘风破浪

今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些省外职工无法按时返回工作岗位。为了解决人手不足造成的无法更换转辙机的问题,陈建发带头对电动小推车走行部位进行改进,每次可减少运送人员2人,且可满足所有铁路线路的使用,减轻了劳动强度,提高了工作效率。

多年来,他先后被聘为昆明局集团公司信号工首席技师、中国铁路总公司信号工首席技师、“云岭首席技师”,获得全路技术能手及全国技术能手、全国铁路优秀共产党员标兵、铁路青年五四奖章及全国青年五四奖章提名奖等荣誉。

为在最短时间内适应新岗位的要求,陈建发“黏”上了道岔组组长王家富:“师傅,您给我讲讲这个道岔表示电路图呗!”“师傅,您可否再给我讲讲道岔故障处理要点?”“师傅,为什么2DQJ31与32接点断开后我测量的电压会高于220伏特?”……

曾国出土的青铜器。胡健 摄

民众参观“汉东大国——历代曾侯墓出土文物精品展”。韦亮 摄

尝到了工作室凝聚合力、释放生产力的甜头后,陈建发逐渐将工作重心从个人技能的提升转移到现场车间的重难点问题解决上,工作室人员的选拔也从最初的段内直接抽调变为从各车间课题立项攻关中择优选拔、年度动态调整。

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成立后,有了优越的工作环境和强大的技术支持。陈建发带领着技能大师工作室团队在实践中学习钻研,先后对“天窗”点作业防护监控系统、铁路驼峰空压机联机及安全运行监控系统等40余项课题进行攻关,破解了空压机水循环、减速器养护等方面的难题,大大增强了信号设备的安全性和稳定性。

“实际上,晋国和曾国都是姬氏家族,都是一家人。”梁育军说。

告别鲜花和掌声,陈建发又踏上了新的征程。他所在的驼峰场是昆明铁路枢纽的“咽喉”,每天平均有8000余辆火车在这里解体、分组。由于驼峰线繁忙紧张,要上线进行实地技术演练很难实现。

zulmee.com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