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将考虑是否赦免斯诺登

特朗普:将考虑是否赦免斯诺登

中新社华盛顿8月15日电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15日表示,他将考虑是否赦免美国前防务承包商雇员爱德华·斯诺登。

“我将非常强烈地关注这个问题。”特朗普说。

“全球资本流动最终会选择制度高地,风险则会留在制度洼地,大国竞争的决胜点就是制度。”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CWM50学术总顾问吴晓灵指出,中国金融业与发达国家相比,除人才培养、科技运用差距外,金融法制与金融规则亦是重大短板。

在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看来,资管市场风险结构正由原来单一的机构风险向机构和市场风险并重过渡,市场透明度、信息披露监管的重要性不断上升,因此监管改革也势在必行。在此过程中,监管政策的一致性、统一性以及规范性,特别是对相关概念的认定必须非常规范,这有利于资管业务整体发展。

一方面,继续保持监管定力,坚决打击影子银行以及非法金融活动等重点领域违法违规行为,巩固前期治理成果,防止风险反弹。同时,也要以服务实体经济投融资需求为定位和根本目标,加快推进资管行业转型,增强对实体经济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更好服务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完)

与会的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CWM50理事长尚福林直言,前期资管业务快速扩张过程中,暴露出了嵌套投资、期限错配、监管套利等违规问题甚至市场乱象,积累了金融风险,增加了金融体系的不稳定因素,影响了外界对行业的印象。

特朗普当天在新泽西州私人俱乐部举行的记者会上作上述表示。他说:“我不太了解斯诺登的情况。我要开始研究这件事。这似乎是一个存在分歧的决定。很多人认为他应得到区别对待,还有些人则认为他做了非常糟糕的事情。”

2013年,斯诺登通过媒体揭露美国政府广泛监听国内外电话并监视互联网通信内容,在国际社会引发轩然大波。美国政府随后以间谍罪、盗窃罪和未经授权泄露国防及情报信息的罪名对斯诺登发出通缉。此后斯诺登获避难许可,在俄罗斯居住多年。

在经历了“野蛮生长”与重拳治理后,如今中国资管行业转型发展已进入关键期,任务挑战依然艰巨。

在行业治理和乱象整治方面,影子银行风险高位释放,交叉金融风险持续收敛。2017年以来,中国累计压缩交叉金融类高风险资产约16万亿元,信托业金融同业通道业务较历史峰值下降近5万亿元,证券、基金中以通道业务为主的资管计划规模同比大幅减少。

在此背景下,近年来资管行业成为中国官方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和整治金融市场乱象的重点领域。特别是资管新规的出台令市场面貌得到刷新,行业统一监管框架初步建立。随着各监管部门持续完善标准规制和相关配套细则,以往规避宏观调控、寻求监管套利的空间基本被消除。

吴晓灵特别提到,由于国情和理念差异,中国部分金融概念较为模糊,且与国际上存在一定区别。未来这种概念上的差异应尽可能予以消除,或结合中国实际给予界定,这是完善金融法制、实现相关规则与国际接轨的基础工作。

斯诺登连日来通过社交媒体转发了多条关于支持赦免自己的评论。他表示,上一次听到白宫考虑赦免自己是在2016年。自己揭露美国政府大规模监听行为的做法是“一项公共服务”。

这是特朗普连续两天在采访中回应有关斯诺登的赦免问题。他在14日接受《纽约邮报》采访时称,“有很多人认为斯诺登没有受到公正对待。我是说,我听到了。”

斯诺登在2019年出版自传《永久记录》。他当时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回到美国是他的最终目标,但他不寻求赦免,只希望得到公平审判。(完)

但是,由于监管制度和监管体系没有及时跟上业务发展,导致资产管理业务缺乏明确法律定义、独立制度规范和清晰监管边界。在以机构监管而非功能监管划分的“分业经营,分业监管”体系下,部分金融机构以资产管理业务的名义对各类金融业务进行包装,造成了业务的不规范和扭曲,从而聚集了风险。

针对眼下全球经济增长持续放缓、国内经济持续承压的复杂形势,尚福林认为,资管业务监管还须把握好保增长与防风险的有效平衡。

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CWM50)联合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当天举行《中国资产管理业务监管研究报告》发布会。报告指出,大资管业务的产生和发展顺应了实体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强烈的融资需求和日益增加的居民财富理财需求,在促进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特朗普表示,自己不认识斯诺登,从没见过他。“我敢说,很多人都站在他一边。”

zulmee.com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