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行业丑闻爱马仕前员工制售假包每个最高25万

奢侈品行业一桩丑闻曝光!爱马仕前员工制售假包,每个最高能卖25万元!

近日,英国《卫报》报道了奢侈品行业内的一桩丑闻:爱马仕前员工和高层利用职务的便利盗取爱马仕的核心技术用以生产仿制包,同时以近半价销往市场。如今涉案的几人均已被逮捕。当事人日前在法国巴黎刑事法庭受审,法庭预计将在9月24日对此案作出判决。

欲借“口罩”概念上市 经营存隐忧

据招股书,发行人前身稳建实业由稳健国际贸易公司于2000年8月24日全资设立。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李建全一家通过控股的稳健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发行人77.14%股份,其中,李建全持有稳健集团73.74%股份为实际控制人,亦为发行人实控人。可以看到,李建全一家拥有最大表决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冲刺创业板,稳健医疗给自己的定位却是口罩医疗企业。

据英国《卫报》报道,这个制假团伙共有10人,其中7人为爱马仕原工匠,他们从爱马仕工作室偷走原料,并从供应商那里购入同样的皮革。

更值得注意的是,稳健医疗还曾被骗392万的履约保证金,和讯网此前在《85后女青年虚构6000多万军用采购合同,欲创业板IPO的稳健医疗被骗392万》中亦有关注。

据悉,稳健医疗计划在8月底敲钟,然而,一家硬伤如此多的公司,上市恐怕还有一些难度。

此外,据黑猫投诉平台显示,稳健医疗曾多次被消费者投诉。

2020年初疫情爆发时期口罩需求暴增,“口罩”概念一时成为资本角逐的对象。不难看出稳健医疗此举的目的。

据悉,公诉人要求对制假售假团伙的3名主谋判处最高4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0万至20万欧元,并对其他团伙成员处以缓刑及相应罚金。同时,爱马仕还向制假售假团伙提出了100多万欧元的赔偿要求。

报告期内,公司全资子公司黄冈稳健因排放污水超标等问题,被湖北省环保厅立案查处;以及崇阳稳健、河源稳健等亦受到环保局、食药监局、海关、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税务部门、市场稽查局的行政处罚共计8次,涉及处罚金额合计7.52万元。和讯此前在文章《稳健医疗李建全的资本经》中就已关注过。可见,稳健医疗内控层面存在诸多管理漏洞。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稳健医疗实现营收分别为34.98亿元、38.39亿元、45.75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27亿元、4.25亿元、5.46亿元。其中,健康生活消费品营收占比分别为62.37%、62.93%、67.18%,呈上升趋势。

稳健医疗主营业务包括医用敷料、健康生活消费品、全棉水刺无纺布三大板块,拥有“winner稳健医疗”及“Purcotton全棉时代”两大品牌,但公司营收主要来源于以全棉时代为代表的健康生活消费品包括纯棉柔巾、全棉表层卫生巾、纯棉湿巾等无纺类及婴童用品、婴童服饰、成人服饰等纺织类。

稳健医疗多层面被证监会重点问及:私有化退市中实控人李建全用于收购股权的资金来源,是否存在使用境内资金支付私有化费用的情形,是否取得外汇管理部门的批准等;报告期内存在较多会计差错;子公司行政处罚等。

在招股书中,关于稳健医疗从美国证交所退市注销前进行的并购仅简单带过。

据招股书,稳健医疗医用敷料板块营收近三年来占比逐年下滑,截至2019年末占比26.35%。而健康消费品领域不仅有金佰利公司、安奈儿(002875,股吧)、中顺洁柔(002511,股吧)、恒安国际以及汇洁股份(002763,股吧)等;医用敷料领域还有振德医疗(603301,股吧)、奥美医疗(002950,股吧)等,且都是热销品牌,市场竞争激烈。

在2013年至2014年期间,这些人用边角料、金属配件等偷偷制作了数十个假爱马仕包,并在这之后以每个假包约2.3万欧元至3.2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8.2万元至25.4万元的价格售出。在造假的包当中,包括爱马仕最有名的的铂金包。

然而,在疫情期间,稳健医疗借助“口罩经济”之风却哄抬口罩价格,不仅强制搭售其他商品,还存在提高配送费用等行为;此外,稳健医疗还因为售卖的口罩质检不过关被监管部门多次罚款。和讯网亦在文章《疫情期间哄抬口罩价格,被监管部门抽查产品质量不合格》中关注。

内控屡遭质疑 管理漏洞多

值得一提的是,破获这起爱马仕制假售假案件的线索,是巴黎警方在调查一名涉嫌向亚洲客户出售盗窃手袋的男子公寓时偶然获得的。

zulmee.com

Back to top